新疆反恐纪录片播出 西方媒体选择性失语、集体沉默
时间:2019-12-09 | 来源:环球时报 | 作者:赵觉珵 刘欣 李天阳 王盼盼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刘欣 李天阳 王盼盼】继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12月5日播出后,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7日又播出了另一部以新疆反恐为主题的英文纪录片《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环球时报》记者8日看到,CGTN YouTube官方账户上5日发布的第一部纪录片已有超过16万次观看,超过1.4万个点赞和4500多条评论。点赞颇高的两条评论写道:“这些人因为反对中国被称为‘自由斗士’,在西方国家则被称为恐怖分子。同样的事情也在香港发生。”“CNN和BBC说:我没看到。”《环球时报》英文版推特账户5日发布的第一部纪录片也有超过4万次观看。而一贯热衷炒作各种涉疆新闻的西方主流媒体,在大量铁证面前,竟然选择性失语,集体沉默。

  由于首次公布了大量暴恐袭击的原始画面素材,全方位展示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给新疆带来的伤痛,《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在社交媒体上获得数千万次观看,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3亿,无数网友为其内容所震撼。一条在新浪微博上点赞破千的评论称:“没有认真看完这50分钟的人,就没有资格对中国新疆发表任何无知狂妄的言论”。7日播出的《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与《中国新疆,反恐前沿》相互印证,又基于大量暴恐事件事实“拨云见雾”,深入剖析了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究竟是如何祸乱新疆的。

  随意攻击路人的恐怖分子、被点燃的公共汽车、散发出滚滚浓烟的巨大爆炸……《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开篇一连串令人不寒而栗的画面让观众瞬间了解到中国西部边陲反恐斗争局势的严峻。“在整个自治区,暴力恐怖事件曾经呈多发频发态势。新疆就是中国直面恐怖主义的主战场”,纪录片称,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底,在新疆发生了数千起恐怖袭击事件。

  恐怖分子为祸新疆,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根源何在?打击恐怖主义为何任重道远?围绕这些问题,纪录片通过“中国最直接的安全威胁”“‘东伊运’的分裂主义策略”与“反恐斗争任重道远”三部分内容,剖析了“东伊运”对新疆长治久安乃至中国主权和统一的直接威胁。

  纪录片介绍,“东伊运”由新疆喀什男子艾山·买合苏木在1997年成立。2002年,联合国安理会将“东伊运”正式列为恐怖组织,2003年12月,中国公安部将其认定为恐怖组织,这也是中国政府首次正式确认恐怖组织在境内活动。除“东伊运”外,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等“东突”势力也在同年被中国认定为恐怖组织。

  2003年,艾山·买合苏木被巴基斯坦军队击毙,但“东伊运”为祸新疆的恐怖活动并未停止,该组织宣称策划制造了2013年天安门金水桥“10·28”暴恐案和2014年昆明火车站“3·01”暴恐案。

  从成立伊始,“东伊运”就保持着与国际恐怖组织的密切关系。纪录片称,大量证据表明,“东伊运”得到了奥萨马·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的大力扶持,艾山·买合苏木曾与本·拉登会面,“东伊运”成员也曾赴“基地”组织接受训练,训练结束后,部分成员潜回中国,实行恐怖袭击。

  纪录片称,“东伊运”是国际恐怖主义体系中的一部分,威胁的不仅仅是中国。2011年,大量的“东伊运”成员前往叙利亚参与战斗,还有成员在阿富汗和土耳其活动。

  纪录片展示了一段在“东伊运”成员肉孜拉洪手机里发现的视频。视频中,肉孜拉洪要求自己年仅6岁的孩子学习开枪,在多次拒绝无果后,这个小男孩被迫拿起手枪,和肉孜拉洪一起开了一枪。枪声刚落,小男孩就惊恐地大哭起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李伟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东伊运”向青少年、妇女儿童灌输极端思想,其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一些视频显示,年仅四五岁的孩子就开始被灌输极端思想,教他们学习射击,扼杀他们正常融入社会的可能性。

  在过去数十年中,“东伊运”还加大了网络渗透力度,发布大量暴恐音视频鼓吹在新疆实施暴恐活动。李伟认为,暴恐音视频往往是让青少年走上暴恐不归路的最后一公里的催化剂。他表示,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是全球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的一部分,中国的所作所为不只是为了新疆的长治久安、人民的安居乐业,也是为国际反恐事业做出积极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媒体和舆论对这部向外界讲述真实新疆暴恐情况的英文纪录片“选择性失明”,鲜有报道。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方发布的视频铁证如山,西方主流媒体选择刻意屏蔽,因为他们对新疆的报道已经形成固定的一套模式,在这套模式里,“新疆压制少数民族”的思维已经定型,他们只会按这套思路去选择素材,任何不同的材料都会被屏蔽。西方媒体没有反驳我们的事实,而是淡化、边缘化,让西方主流受众无法正面听到中方的声音。我们现在必须突破西方媒体的这个“策略”,有自己的独立渠道去报道这些事实,让我们的舆论传播有更多支撑的角度。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