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同志关于新疆的稳定与发展的重要论述与决策
时间:2014-08-26 | 来源:中国新疆网 | 作者:
  毛泽东同志作为党中央的第一代领导核心,在领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对新疆的稳定和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1、英明决策,促成新疆和平解放。1949年是中国革命在全国范围胜利的一年,新疆各民族人民渴盼解放,毛泽东深切地了解新疆各族人民的心愿,运筹帷幄,英明决策,促成新疆和平解放。1949年3月,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等约见彭德怀、王震,商讨了解决新疆的时机和方式。毛泽东语重心长地勉励王震,要继续发扬英勇奋战,不怕艰苦的革命精神,准备带领部队进军新疆,为各族人民多办好事。毛泽东从一开始就提出解放新疆的方式,要以政治解决为主、军事解决为辅。特别是获悉帝国主义阴谋利用新疆复杂尖锐的民族矛盾制造分裂,毛泽东要求加快解决新疆的进程,他认为:“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是我党和维吾尔族的紧密合作,在此基础上迫使国民党就范,并使张治中、陶峙岳、刘猛纯等为我服务,使新疆能够和平地少破坏地接收过来并有秩序地改编国民党部队。”(注:《新疆和平解放》,新疆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6、47页。)这可以说是中央解决新疆问题的基本方针。

  毛泽东几次通过原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张治中发电报给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员陶峙岳、省政府主席包尔汉,劝他们走和平起义之路。同时令正随刘少奇在苏联访问的邓力群,以中共中央联络员的身份直接由莫斯科前往新疆,向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陈述中共关于解决新疆问题的方针,敦促陶峙岳和包尔汉走和平起义的道路。这些努力,加快了新疆解放进程。1949年9月25日、26日,陶峙岳和包尔汉分别领衔发布起义通电。9月28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给陶峙岳、包尔汉及新疆军政起义人员发来电报,对他们和平起义表示嘉勉。与此同时,毛泽东命令一军团向新疆开进,新疆实现了和平解放。

  2、民族团结是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毛泽东十分关心新疆的稳定和发展。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后,怎样领导新疆各族人民建设新疆?当时百业凋敝,百废待兴,问题成堆,什么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认为,“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是我党和维吾尔族的紧密合作。”1949年10月23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央关于新疆问题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再次强调:“人民解放军只有和维吾尔族(以及其他民族)建立兄弟般的关系,才有可能建设人民民主的新新疆。”(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第88页。)在提出各民族团结一致,共同建设新新疆的同时,毛泽东认为:“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完全孤立民族反动派,没有大批少数民族出身的共产主义干部,是不可能的。”(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第128页。)毛泽东曾花费很大的精力,亲自发现和培养新疆少数民族干部。批准赛福鼎等一批少数民族干部入党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要解决民族问题,搞好民族团结,就必须减轻新疆各族人民的负担,使经济发展。驻疆人民解放军遵照毛泽东关于你们到新疆去的主要任务是为各族人民多办好事的指示,发扬人民解放军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生产队的优良传统,胜利地进行了剿匪平叛的斗争,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稳定了社会秩序;参加地方建党建政工作,结束了各族人民被压迫被奴役的历史,使各族人民真正成了国家和社会的主人。特别是驻疆人民解放军在王震将军领导下,响应毛泽东关于军队参加生产的号召,弘扬延安精神,开展大生产运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对此,毛泽东曾经作了高度评价,他说:“我王震部队入疆,尚且先用全力注意精打细算。自力更生,生产自给。现在他们已站稳脚跟,取得少数民族热烈拥护。”(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3册,第384页。)

  3、“慎重稳进”是实行新疆社会改革的重要方针。毛泽东历来重视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发展,特别是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以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等方面,都始终贯彻党中央“慎重稳进”的指导方针,取得了重要成果和成功的经验。毛泽东十分重视新疆的土地改革工作。1950年6月,毛泽东在七届三中全会上强调:“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改革,是一件重大事件,必须谨慎对待。”会后,毛泽东在与王震的谈话中谈到社会改革的问题时说:新疆的社会改革是有保证的,但目前不应操之过急,应充分估计新疆民族宗教问题的复杂性和群众的觉悟程度。1952年5月17日,毛泽东签发的《中共中央关于新疆土改工作的指示》强调指出:“在新疆农业地区,今年实行土地改革,消灭地主阶级,这是一个坚决的革命的进攻,不容动摇。但在实行这个进攻的具体步骤上,必须十分慎重,切戒急躁。必须准备充足的力量,一步一步地实行进攻,以便获得全胜。在新疆实行社会改革,充分的估计到民族和宗教的特点,有意识地在民族和宗教问题上作一些让步,以换取整个社会改革的胜利,是完全必要的。”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亲切关怀和直接指导下,新疆从1952年9月开始,在9个专区、57个县、3个市辖区、1515个乡,约400万人口的农村分四期进行了土地改革。土改的胜利,使广大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在政治、经济和民族关系等方面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4、新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凝聚着毛泽东同志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极大关注和具体的指导。新疆地域辽阔,民族成份多,是一个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聚居区。由于历史的原因,形成小聚居和交错居住的特点,在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中,党中央确定了“慎重稳进,积极准备,逐步推行”的方针。从酝酿到1955年自治区成立历时6年。在酝酿初期,省政府就对新疆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阶级、历史状况及各民族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调研;在筹备阶段,又发现和培养了一大批从事民族区域自治工作的各民族干部;在实施步骤上采取“自下而上,由小而大”的方式,并注重先搞试点,以点带面。新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新疆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5、毛泽东1963年对新疆工作的指示为新疆的稳定和发展指明了方向。稳定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发展。1962年是新疆多事之秋,4月发生了伊犁、塔城边民外逃事件。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直接领导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采取断然措施平息了上述事件。8月3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工作会议上,就新疆反对国外敌对势力侵略破坏的斗争作了重要讲话。1963年9月,毛泽东留下新疆区党委的王恩茂等人,参加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从七个方面特别是经济建设方面对新疆工作提出了重要意见。毛泽东说:“新疆第一要做好经济工作,生产要一年比一年改善,经济要一年比一年繁荣,人民生活要一年比一年改善。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不仅要比国民党时期好,而且要比苏联好。发展社会主义建设要有积累,但积累不能过多,粮食要征购,但任务不能过重,征购不能过头。要减轻人民的负担,改善人民的生活。”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新疆在解决突发事件的善后工作时,先后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纠正了前一时期在经济、民族宗教和群众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把做好经济工作作为第一位的中心工作,使社会和生产生活秩序进一步稳定,经济建设逐步发展,人民生活日益改善。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