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宗教现状
时间:2014-08-26 | 来源:《新疆宗教》 | 作者:马品彦

哈萨克族聚居地的清真寺

黄庙内景

乌鲁木齐的夜色

  近代以来,新疆地区附传统的伊斯兰教、佛教(包括藏传佛教)、道教餐,又有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陆续传入。经过长期的演变和发展,到近代确立了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的多种宗教并存的总体格局。这种格局一直延续至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政府结合本国宗教的实际,制定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按照这一政策,每个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里面,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有过去不信教而现在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信教现在不信教的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载入中国宪法,使公民的这一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障。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实质,就是让宗教信仰问题成为公民个人的私事,公民个人自由选择。中国还实行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相一致的政教分离原则。政教分离原则的基本要求是教会与国家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国家政权不干涉宗教内部事务。心属于宗教内部的事务,一律由各宗教组织和宗教团体自行解决,政府不得行使宗教组织和宗教团体的职能;对各个宗教以及同一宗教里的各个教派,不分大小一视同仁,国家政权既不能被用来推行某种宗教,也绝不允许被用来禁止某种宗教,只要它是正常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二是宗教组织和宗教团体不得与国家分享行政权,也不得干预国家的行政权,绝不允许宗教干预国家行政、干预司法、干预学校教育和社会公共教育、干预婚姻、干预计划生育等。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后,经过社会经济制度的深刻改造和宗教制度的重大变革,新疆的宗教状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清除了教会中的帝国主义势力,推行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自传、自治、自养的正确方针,使天主教、基督教由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变为中国教徒独立自主自办的宗教事业。废除了宗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揭露和打击了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使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也摆脱了反动阶级的控制和利用。中国各地各级政府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中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使广大信教群众不仅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获得政治上、经济上的翻身解放,并且开始享受到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他们与教外各族人民一道,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60年代以后,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1966-1976)中,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一度受到严重破坏。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重申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对如何贯彻执行这一政策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要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为纠正过去在宗教问题上的错误、恢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做了大量工作。一些人恢复了原有的宗教信仰,也有不少过去不信教的人信仰了宗教。随着信教人数的增加,原有的宗教活动场所已经不能满足信教群众正常宗教活动的需要。根据这种情况,政府有计划地开放和批准建立了大量的寺观教堂和宗教活动点。到1982年初,全自治区宗教活动场所已由“文革”期间的2929座,迅速增加到12190座。

  “文革”中制造的爱国宗教人士的冤假错案,得到了纠正和平反昭雪。一些爱国宗教人士在国家或地方各级政协中担任了领导职务,不少人还被选为各级人大代表。对一些生活困难的爱国宗教人士,政府还适当地发放生活补助费。

  在新疆恢复、建立了各级爱国宗教团体。1982年以来,在恢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佛教协会的基础上,根据各地宗教信仰的实际情况,又逐步建立了部分地、州、市、县的宗教团体。现在,全疆各级宗教团体已经达到88个,其中自治区级伊斯兰教协会1个、佛教协会1个,地、州、市级伊斯兰教协会13个、佛教协会3个、基督教“三自爱国会”1个,县市级伊斯兰教协会65个、佛教协会2个、基督教“三自爱国会”2个。

  为了满足信教群众学习经文和宗教知识的需要,在新疆出版、发行了维吾尔、汉、哈萨克等多种文字和版本的《古兰经》、《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穆罕默德传》等伊斯兰教典籍,以及佛教、基督教群众需要自己所信仰宗教的基本经典,在各书店就可以买到。另外,为方便信教群众,各地还批准设立了一些专营宗教书刊的销售点。

  政府还积极支持、帮助各宗教团体和爱国宗教人士出国访问,开展国际友好交流活动。

  现在,新疆的宗教主要有6种:伊斯兰教、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道教。信教群众约810万人,占全疆总人口的56%以上。另外,萨满教在一些民族中也为许多人所信仰。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