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在喀什的兴衰
时间:2014-08-26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夏维荣

  基督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它在新疆喀什已断续地流行了一千几百年,影响仅次于佛教和伊斯兰教。

  早在公元六世纪,基督教的一支——“聂斯脱利教派”,就由波斯进入阿富汗。又越过巴达克山、帕米尔高原传入塔什库尔干、喀什、莎车与和田。进而经新疆东入内地,传遍华夏。

  基督教的“聂斯脱利教派”,因与基督教原有教会在教义的认识上存在严重分歧,被视为异端,此后自成一派。其它教派称他们为“聂斯脱利教派”。而他们自称为“迦尔底”、“阿述利亚基督教徒”、“东方之幼童”。但进入中国之后,则被称为“景教”。

  唐朝时,景教在中国十分活跃,曾风行一时。唐会昌五年公元845年,由于受到当时“灭教”风波的打击,景教在内地一蹶不振。而在西域,却仍旧盛行不衰。宋元时期,景教在包括亚美尼亚、波斯湾,唐兀西夏,汗八里北京的广大区域广泛流传,进入鼎盛时期。当时景教曾设立了25个教区管理教务。喀什由于信徒众多,划为第19教区。设有教堂,也有大主教主持宗教活动。此时,景教活动在喀什盛极一时。但进入明代后,逐渐走向衰落。后来,由于17世纪末伊斯兰教依禅派在喀什的发展和19世纪中叶遍及全疆长达10年的战乱,景教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此过程中,景教徒部分皈依了伊斯兰教,部分归入基督教,从此销声匿迹。

  继景教之后,基督教又随着1892年首批瑞典传教士进入喀什而传入新疆。1904年,疏附县北关今喀什市武装部西侧出现了新疆第一座基督教福音堂。这座福音堂占地面积近40亩,四周筑有土坯高墙,厚40厘米、高4米。主体建筑造型独特,规模宏大,十分引人注目。始建时,这里共有瑞典传教士7人,约20名本地人受洗皈依。当年正式成立了瑞典基督教瑞华内地会喀什代办处,该机构附设教会学校、医院和印刷所。

  瑞典基督教瑞华内地会喀什代办处以疏附县(今喀什市)为中心,积极向四方辐射发展。此后,基督教活动在南疆各地开始出现。疏勒、莎车、库车等县相继建立了福音堂,以莎车和疏勒规模稍大。莎车县有福音堂两处,占地分别为50亩和40亩,有5名神职和医务人员在此活动,招有100多名孤儿。疏勒县的福音堂也有100多维、汉学生和4名瑞典教师,学制从初小到高小。每星期一至星期六正常上课,星期日学习圣经。

  基督教在喀什的兴盛时期,疏附县(今喀什市)是南疆的活动中心,传教士和神职人员多达20余人。福音堂里还有脚踏风琴,时常组织唱诗活动。另外有基督教活动的县,如疏勒、莎车,一般也有4—5名牧师。

  最初,瑞典传教士们还是安分守己、一心传教的。他们把圣经译成维吾尔文,印刷装订成册,时常出入城乡的街头巷尾、田间地头,摆摊设点,廉价叫卖,以此招徕群众,争取信徒。更多的时候,他们驾着马车游移四方,一路传教,也历尽艰辛。同时,由于福音堂附设的慈善机构开办教育、抚养孤儿、施药治病,曾一度赢得了当地居民的好感。

  然而,喀什是新疆伊斯兰教的中心,被穆斯林视为伊斯兰教的重地。在这里,“圣母玛莉亚”、“基督耶稣”、“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被看作“奇谈怪论”和“异端邪说”,很难被当地人相信和接受,也备受歧视和遏制。尽管瑞典牧师多年苦心经营,但信仰者始终寥寥无几。久而久之,牧师中的一些人从宗教入政治,逐渐沦为披着宗教外衣的间谍。他们乔装打扮,昼伏夜出,行动诡秘。通过行医和传教活动掩护,不断刺探新疆和社会主义苏联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情报,遭到了各族人民的唾弃。

  但是,瑞典传教机构设在喀什的印刷所,却拥有当时第一流的精良设备和先进技术,是喀什最早的印刷厂。那里不仅能印制维吾尔经文和其它宗教印刷品,甚至可以印刷钞票。它的建立,曾一开南疆现代印刷业的先河。

  军阀盛世才统一新疆后,一度标榜革命。他于1934年8月查封了在喀什的瑞典传教机构,其神职人员被驱逐出境。印刷设备移交到喀什地方行政当局。从此,基督教的活动在喀什衰微。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