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喀什地区的伊斯兰教
时间:2014-08-25 | 来源:《中国穆斯林》 | 作者:

  喀什,维吾尔语为喀什噶尔,意思是玉石集中之地,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疏勒镇所在地,北部与克孜勒苏克尔克孜自治州相连,东接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和田地区,西部和南部与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等国接壤,总人口340万,主要居民为维吾尔族,人口达300万,占喀什地区总人口的90%,汉族人口占8%,其余民族占2%,是一个以维吾尔族为主体,多民族混居的绿洲。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南疆著名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这里的经济以城市商业、手工业、农业和园艺业为主,经济贸易往来频繁,不仅与内地,而且与周边国家间的贸易非常活跃。与经济发展相媲美的是喀什的文化辉煌灿烂、源远流长,这里文明进程开始早,曾经出土了不少新石器时期的各种器具,多种文明都曾在这里出现,特别是萨满教、祆教和佛教一直到今天都在当地民族文化中留有印迹,而开始于公元十世纪中叶的伊斯兰文化则延续了千年,直到今天仍然是喀什最主要的文化现象之一。近代以来各种外国势力的干涉和侵略,使喀什地区元气大伤,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喀什已经重新变得繁荣。

  一、喀什地区伊斯兰教的基本情况

  伊斯兰教是喀什地区最重要的文化特征。公元十世纪中叶,喀喇汗王朝在喀什建东都;汗王萨图克·布格拉汗在西邻萨曼王朝的影响下信仰伊斯兰教,到他的儿子穆萨可汗时期,伊斯兰教成为王朝的国教,推动了王朝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繁荣与发展。以后,不管政治如何变化,但伊斯兰文化的传统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今天,在喀喇汗王朝和叶尔羌汗国经学院遗址上,在叶儿羌汗国王宫遗址门前,在随处可见的清真寺、带着面纱的妇女身边,以及满眼都是的维族男人头上的花帽中,依然能强烈感受到伊斯兰文化的魅力。

  喀什地区伊斯兰教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是中国伊斯兰教存在时间长,影响大,信教人数多,宗教与民族结合最紧密的地区之一,伊斯兰教在这里非常典型:

  1.清真寺多。喀什地区清真寺约占全新疆清真寺总数的42%,喀什巿就有六百多座,主要分布在老城区。清真寺主要有三类:一类是能够举行聚礼和会礼的大清真寺,以艾提尕尔清真寺最为典型;一类是可以在每周五举行聚礼的主麻清真寺;还有一类是遍布居民区的小型清真寺,一般规模都不大,但是方便穆斯林礼拜和生活。清真寺就象社区的一个服务中心,时常为穆斯林的日常生活提供方便。

  2.穆斯林人口多。喀什地区信教群众近300万人。喀什地区信教群众近300万人。

  3.宗教职业者多。按照伊斯兰教规定,每个清真寺至少要有一名宗教职业者管理清真寺、在礼拜时领拜,以及处理和婚丧有关的事情,因此,喀什地区的清真寺的数量决定宗教职业者的人数。

  4.学经人员多。喀什地区学经人员较多,这些人选择学经一方面是出于宗教职业的热爱,有些也是因为学习时间短,学经一般几个月,在经文学校是三年,毕业以后,能够在清真寺工作,有政策发放的津贴,当然,也有一些人学习宗教知识是为了解自己的民族宗教文化。

  5.朝觐人员多。朝觐是伊斯兰教的天命,伊斯兰教义规定凡是身体健康、经济条件许可的穆斯林一生中都应该去麦加朝觐一次,对穆斯林来说,朝觐能够提升他们在后世的品级,对穆斯林的吸引力很大。近些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朝觐的人数也越来越多。

  二、喀什地区伊斯兰教文化特色

  伊斯兰教是两世并重的宗教,宗教生活和社会生活融为一体,伊斯兰教既是宗教信仰,也是生活方式,既是伦理准则,也有教育功能,在喀什地区,伊斯兰教融入维吾尔族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以下一些方面影响突出:

  1.教育方面,清真寺和经文学校曾经是喀什地区最活跃的教育场所,培养出了许许多多的有高深的宗教学识和科学文化知识的有用人才,是喀什教育的主要方式。今天,这里的宗教教育还是沿袭传统,只是有一些变化,宗教教育和现代教育完全分离,宗教教育的培养方式,一是政府批准的经文学校,专门培养宗教职业者;二是爱国宗教人士代培,(爱国宗教人士,他们一般有较高的宗教学识,在信教群众中有一定的威望,或是担任全国和自治区、地区以及县政协的领导、委员等职务,)而普通的学校教育,包括中小学、大学和内地一样,都进行现代教育。

  2.婚姻丧葬方面,婚姻是人生的重要阶段,意味着一个人开始完成传宗接代,承担家庭责任的重任。在喀什,结婚前到政府部门领取结婚证,以获取合法的地位后,还要请阿訇念“尼卡”,以真主的名义见证婚姻的有效性和神圣性,在婚礼过程中,年轻人跳着欢快的萨玛舞,使维吾尔族婚礼在欢快的氛围中又多了一份令人感慨不已的神圣性。丧仪完全是按伊斯兰教的规定举行,人死速葬,净身后用几块“克凡”布裹体,墓地连成一片,墓和墓之间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没有高低贵贱之别,也没有墓碑,人死埋入地下,没有华丽的衣服、没有棺椁,只是在地上用泥土砌成维吾尔族摇床状坟头,喻示从摇床中来,又回到摇床。伊斯兰教认为死是前定,是真主在造人时就已经定好的,死亡只是一个过程的结束,在末日审判时,所有的人都将复活,接受真主的审判,因此对于死还是非常豁达的。

  3.家庭生活方面,家庭是伊斯兰教文化传承的最基本方式之一。在喀什没有清真女寺,女人只能在家里礼拜,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对礼拜、封斋等宗教礼仪和活动一点也不陌生,到了一定的年龄,自然就加入到这一行列中,成为虔诚的穆斯林。伊斯兰教,以它神圣性的正信的力量规范人的社会行为,对社会产生良性作用,而极端主义不过是极少数人的行为,是政治目的工具而已,并不为绝大多数的穆斯林所认可和接受。

  4.文学建筑艺术方面。喀什悠久的伊斯兰文化历史造就了今天维吾尔族在文学建筑艺术和日常礼仪中浓厚的伊斯兰教文化氛围,文学艺术人才辈出,伊斯兰教是他们创作的源泉和激情所在;清真寺建筑多为砖木结构,圆拱形的门和顶并用砖拼成形状各异的图案,清真寺内以及家庭的装修非常漂亮,墙上和天花板上绘着各种色彩艳丽的图案,但都是植物和花草,伊斯兰教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不允许在墙上出现人或动物的形象,爱美的维吾尔族就用精美的植物图案装点清真寺和居室。

  5.苏菲主义在喀什地区依然存在。苏菲主义是伊斯兰教的神秘主义形式,在伊斯兰世界特别是在中亚地区很普遍,喀喇汗王朝时期就传入喀什,一直到今天都有,苏菲主义之所以在喀什存在,其中的原因,一是历史继承,更重要的是,苏菲的修行方式对虔诚的穆斯林来说是感知真主的直接体验,在苏菲修行过程中,真主是倾诉的对象,感情的寄托,灵魂的最终归宿,特别是在赞念真主的过程中,苏菲期望进入和真主的直接沟通状态,把自己的喜悦、委屈、痛苦、不幸倾诉出来,这对于缓解精神压力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老年人,时常面临死亡的恐惧,而女人们操劳极多,所受委屈与不幸也较男人多,因此参加苏菲活动,这种减轻痛苦、慰藉心灵的作用就更大。

  三、结语:

  我们应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关注宗教,使宗教作为一种精神信仰和生活方式被认可,作为一种民族文化被尊重和理解,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与其他文化和意识形态长期和谐共处。

  对于喀什地区的穆斯林来说,伊斯兰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交融在日常的衣食住行和待人接物之中。穆圣说:“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维吾尔族的绝大多数都是爱国守法的,对于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少数民族来说,爱国是通过热爱民族文化,热爱故土体现出来的。

  在喀什地区,以维吾尔族为代表的伊斯兰文化根底很深。礼拜、学经、封斋以及遍布大街小巷的清真寺等等只是伊斯兰信仰的外在表现,而伊斯兰精神已经隔入维吾尔族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融入他们对世界、对生活、对学习和工作以及对生死的认识之中。相信真主创造世界;相信前定、后世;相信天使和圣人的存在;相信天园和火狱的赏罚;相信复活日的审判;相信生活中的为善和做恶都会被天使纪录,在审判时得到清算,并在日常的生活中谨守慎从。这似乎和社会主流文化相去甚远,但思想从来就是多样和丰富的,对于宗教,不仅要承认它是一种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还应尊重和认可信教群众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的生活和行为方式,以文化的宽容和经济的发展取得更多的认同,才能不断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实现中华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宏伟目标。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