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绿洲间的新疆伊斯兰
时间:2014-08-25 | 来源:《中国穆斯林》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处欧亚大陆腹地,我国西北边陲。著名的“丝绸之路”贯穿新疆全境,自古以来新疆就是东西交通的要道,我们可爱祖国的一部分。两千多年前这片广阔的地域就被称为“西域”,明清时代被称为“回疆”,一百多年才改名为“新疆”。

  历史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首选是穆斯林商人们的功劳,隋唐时期,中国与阿拉伯地区之间的商务往来十分繁荣。而在穆圣时代,穆斯林商人就已来到了中国,他们穿过古老的陆上“丝绸之路”新疆段的疏勒、于阗、龟兹、高昌,到达长安;他们飘越海上“丝绸之路”来到广州。中国最古老的清真寺就出现在古代阿拉伯商人居住的这两个城市,这就是广州的光塔寺和西安的化觉巷清真寺。虽然没有史料的确切记载,但伊斯兰教那时也应传入了中国的新疆,来自阿拉伯地区的穆斯林商人们通过“丝绸之路”来到新疆,并在此暂居滞留,与新疆人进行商品交易活动,新疆的广大地区留下了穆斯林商人们的足迹。公元十世纪的阿拉伯作家纳丁指出,信摩尼教的国王统治的高昌回鹘国有许多穆斯林。由此可以推论,在丝绸古路上的新疆其他城市中也有不少穆斯林。

  伊斯兰教传入新疆的史实一直与喀喇汗王朝国王萨图克·布格拉汗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的陵墓至今还耸立在阿图什,但从“丝绸之路”的实际来看,伊斯兰教传入新疆的时间肯定早于布格拉汗信仰伊斯兰教的公元10世纪初。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后,在历代统治者的大力推行下,至16世纪时已在全新疆大部分地方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宗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宪法、法律的保护下,新疆穆斯林的权益及正常的宗教活动,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保障。新疆广大的伊斯兰教界人士和穆斯林群众爱国爱教,为维护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为建设稳定繁荣的新疆贡献了智慧和力量。

  清真寺

  走进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中心,可以看到近年重建、尖塔高耸的洋行寺,琉璃瓦覆盖的陕西大寺,腾格里汗清真寺。你走到南疆喀什、和田的公路上,一会儿就有一个寺在路边闪过。在南疆,每个自然村至少有一座清真寺,几个自然就有一座“加麦”(主麻)清真寺。新疆自治区共有清真寺23900多座,大约每4百多名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其中有8000多座是做主麻礼拜的“加麦”大寺。和田的“加麦”大寺是政府资助近年重建的,大寺保持了传统的新疆风格。新疆各地都有艾提尕清真寺,即寺前有广场的节日清真大寺。每到古尔邦节和开斋节会礼后,人们在广场上载歌载舞。喀什市近年改建了艾提尕大寺前的广场,使这里更加漂亮。新疆的清真寺都在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登记,得到政府的保护。清真寺都有土地使用证、房屋产权证,清真寺的财产得到法律的保护。

  中央政府和自治区政府对重点的和有较大影响的清真大寺的维修给予了的资助。如1999年,中央政府专门拨款760万元人民币,用于重修乌鲁木齐市洋行大寺、伊宁市拜图拉清真寺、和田市加曼大寺。

  民族、教派

  在新疆,有维吾尔、哈萨克、回、柯尔克孜、塔吉克、乌孜别克、塔塔尔、东乡、撒拉、保安等10个少数民族普遍信仰伊斯兰教,这些民族的人口在新疆有1100多万。新疆绝大多数穆斯林与我国其他地方的穆斯林同属伊斯兰教逊尼派,遵循哈乃菲教法学派。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塔塔尔等民族的穆斯林是传统派;塔吉克族穆斯林属于什叶派中的7伊玛目支派;还有极少数维吾尔族群众信仰什叶派的12伊玛目支派;回、东乡、撒拉、保安等民族穆斯林中主要有格底木、伊合瓦尼两个教派和胡夫耶、哲合林耶、嘎得林耶等门宦;苏非主义的伊禅派在历史上对新疆穆斯林影响很大,但现在影响的人数已经很有限了。新疆各民族,各教派穆斯林都能和睦相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也能和睦相处。

  教务活动

  新疆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成立于1958年,改革开放后,全自治区各地陆续建立起了近80个(地州巿县级)伊协。各地伊协组织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组织《古兰经》诵读比赛,“卧尔兹”演讲比赛,编写出版《新卧尔兹集》,组织朝觐活动,开办宗教院校。

  从1995年开始,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每两年举办一届全国《古兰经》诵读比赛和“卧尔兹”演讲比赛。新疆自治区伊协派出的参赛人员多次获得好成绩。2004年第五届全国“卧尔兹”演讲比赛上,新疆自治区有14名宗教教职人员在比赛中荣获一、二、三等奖。2005年第五届全国《古兰经》诵读比赛上,男子组和女子组的一等奖均由新疆自治区的选手获得。自1988年以来,自治区有20多名宗教教职人员先后赴摩洛哥、伊朗、伊拉克、沙特、埃及、巴基斯坦、阿联酋等国参加《古兰经》诵读比赛,参赛者曾获三等奖及多次鼓励奖。有5人先后赴摩洛哥、埃及等国参加伊斯兰教学术研讨会,其中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买买提·赛来在1999年埃及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荣获“世界十大杰出宗教学者”称号。

  在新疆自治区的各大清真寺,每周五主麻聚礼时,清真寺的哈提甫或阿訇、毛拉都要上台给群众讲“卧尔兹”(即讲经宣教)。为促进和提高各地教职人员讲经宣教的水平,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于1996年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卧尔兹”演讲比赛,以后每隔一年举办一次,提倡伊斯兰教的伊玛目、哈提甫要顺应时代的发展,写新“卧尔兹”,讲新“卧尔兹”。新疆自治区的阿訇、毛拉参加了历次比赛并取得了好成绩。1999年,中国伊协编写出版了汉文《卧尔兹演讲集》;新疆自治区伊协编写出版了汉、维两种文字的《卧尔兹选编》,并分发到各地州,供宗教教职人员使用。2001年,中国伊协成立了中国伊斯兰教教务指导委员会,新疆有5位大毛拉、大阿訇参加了委员会。委员会于2001年、2003年组织编印出版了维汉两种文字的《新编卧尔兹演讲集》(第一、二辑),发送到全国各地的清真寺和宗教人士手中,每辑发到新疆12万册(10万册维文、2万册汉文)。提高了新疆阿訇、毛拉的讲经水平。

  新疆自治区各地伊斯兰教协会通过组织阿訇们在讲经活动中正确阐释经典教义,宣传了伊斯兰教和平、宽容、团结、合作、中道、人类同源、尊重知识、提倡学习,教育穆斯林要行善、服务社会、爱国爱教、两世吉庆、孝敬父母、尊重妇女,特别是通过正确阐释伊斯兰教的“吉哈德”思想,正本清源,批驳了宗教极端主义分子散布的“圣战”等种种谬论,使广大穆斯林群众认清了宗教极端分子歪曲、亵渎伊斯兰教的真实面目,压缩了宗教极端势力的活动空间,为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教职人员

  新中国成立以来,阿訇、毛拉得到政府的尊重和关怀,每逢重大节日,各级党和政府的领导都要到清真寺,到家中看望慰问宗教办人士,他们常常是带上礼品,在阿訇、毛拉家中和穆斯林群众一起席地而坐,拉家常,吃手抓羊肉、烤馕、干鲜瓜果。一部分毛拉和阿訇还得到了政府的生活补贴。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特别关心阿訇的生活,他近年亲自提出要增加阿訇的生活补贴,2005年,自治区政府已决定进一步扩大对宗教教职人员生活补贴发放范围。

  政治地位

  许多宗教教职人员,不仅为信教群众主持教务,而且还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行使审议政府工作报告、选举领导人等参与国家事务的权力。他们在各级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参政议政,参议范围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民族宗教等各个领域。目前新疆在全国和全区各级人大、政协任职的宗教教职人员有1731人。其中全国人大代表1人,全国政协委员3人;自治区人大代表24人,政协委员25人;地州巿人大代表59人,政协委员93人;县巿人大代表457人,政协委员1069人。充分保障了他们代表宗教界参与国家事务的权力。兵团共有40名宗教人士在各级各地人大、政协和宗教团体任职。其中:国家级2人、自治区级9人、地州级7人、县巿级21人、乡级1人。许多国家的国会中,没有少数民族,没有各大宗教的代表,但是中国有,而且有很多,他们代表信教群众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并对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进行监督,这是我们中国政治体制的一个很大的特点,中国少数民族和各宗教都受益匪浅。近年不断有伊斯兰教界人士在政协和人大中提出提案,要求增加有组织的朝觐人数,根据他们的要求,政府与中国伊协进行了协调,根据穆斯林地区经济逐步发展,有条件朝觐的穆斯林群众人数上升的现实情况,近年逐步扩大了中国伊协组织的朝觐团规模,已经从2003年的2千多人扩大到2006年的8千人。

  宗教教育

  1987年,新疆自治区政府在乌鲁木齐巿建立了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培养相当于大学本科学历的伊斯兰教人才,学制5年。在建院过程中,除了政府拨款、群众捐助外,曾得到伊斯兰会议组织下属的伊斯兰发展银行的资助。据2004年底统计,新疆经学院历届毕业生276人,其中已有213人当上了清真寺的伊玛目。

  新疆自治区现有较大的宗教院校6所,包括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新疆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喀什伊斯兰教经文学校、阿克苏地区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伊斯兰教经文学校、伊犁地区霍城县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喀什伊斯兰教经文学校自1991年成立以来,结合本地宗教活动场所多、信教公民人数多的实际情况,大力培养年轻教职人员,据2004年统计,毕业317人,已担任教职的有221人。穆斯林较多的其他地州巿的伊斯兰教协会也都开办了长期或短期的伊斯兰教经文班。这些机构承担着培养、培训伊斯兰教教职人员的重任。1988年,中央政府投资5000万元,修建了集伊斯兰建筑的特色与现代建筑风格于一身的新疆伊斯兰教经文学校。现学校每年培训学员2000多人次。新疆的各地伊斯兰教经文班(点)近年来共培训学员2万多人次。

  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近年开办了数期新疆维吾尔语本科班,一些学生还被选送到埃及等伊斯兰国家的宗教高等学府深造。据不完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新疆从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及自治区,各地州巿宗教院校(班)毕业的学员共1971人,其中已经担任宗教教职的有1530人。此外,各级伊斯兰教协会还组织爱国爱教、宗教学识水平高的教职人员培养塔里甫,目前新疆有579名爱国宗教人士在培养近2千名塔里甫。经学院、经文学校、培训班、阿訇带塔里甫等多种培养人的方式,在新疆形成了一个培养伊斯兰教教职人员的体系,保证了新疆阿訇、毛拉后继有人。

  新疆自治区现有的27000多伊斯兰教教职人员有的毕业于自治区各地的宗教院、校、多数则是跟随毛拉、阿訇在清真寺学习宗教知识,通过伊协的考核,取得阿訇资格。目前多数阿訇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是改革开放后培养出来的新一代阿訇。

  朝觐活动

  新中国成立之初,新疆有400多万穆斯林,但只有470多名阿吉(指朝觐过的穆斯林)。为了满足穆斯林的朝觐愿望,在1955年的万隆会议上,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自与沙特政要协商中国穆斯林赴麦加朝觐事宜,疏通了朝觐渠道,开始了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组织的新中国穆斯林的正常朝觐活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伊协组织的朝觐团不断扩大,而且伊协与政府合作,尽可能为朝觐创造便利条件,从1990开始包租专机接送朝觐人员,多方面提供服务。新疆朝觐人员高兴地说:“解放前,我们的父辈们赴麦加朝觐,要骑着骆驼、马、驴,现在我们去朝觐,坐上飞机,8个小时就到了沙特,在那里不用操心吃、住、行,遇到困难时有带队人员帮助解决,人身安全有了保障,可以说我们真是舒舒服服完成了朝觐。”目前,新疆已朝觐过的穆斯林约5万人。

  宗教文化

  新疆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先后组织翻译出版了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等版本的《古兰经》和《布哈里圣训》、《穆罕默德传》等共发行80多万册。柯尔克孜族是一个人口不足二十万的少数民族,为了满足柯尔克孜族穆斯林宗教生活的需要,在中央政府的资助下,2003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了中国伊协顾问玉赛音阿吉翻译的柯文版《古兰经》,发行5000册。

  中央和新疆政府坚持投入人力和财力,发掘、整理、抢救、保护宗教建筑、文物和古籍。目前,新疆有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宗教活动场所共56座,其中伊斯兰教方面有国家级2座,自治区级19座,县(巿)级39座。保持了以喀什巿艾提尕清真寺、阿帕克霍加墓和清真寺吐鲁番巿苏公塔。乌鲁木齐陕西大寺等为代表的,以土木结构为主,古色古香的传统宗教建筑群。形成了以乌鲁木齐巿洋行大寺、汗腾格里清真寺、伊宁巿拜图拉清真寺、新疆经文学校清真寺为代表的砖混结构、现代建筑材料装饰、色彩绚丽的维吾尔族建筑风格和阿拉伯建筑相结合的、气势恢宏的现代宗教建筑群。更多的是以莎车县阿勒同礼拜寺、和田加曼清真寺和库车大寺为代表的,镂花砖雕工艺精美的具有浓郁的地方民族风情的宗教建筑群。一些历史名人的麻扎,如《突厥语大辞典》的作者马哈茂德·喀什噶里的墓,也得到保护和重修。

  新疆自治区近些年来研究整理并出版了《突厥语大词典》、《福乐智慧》、《十二木卡姆》、《医药志》等与宗教文化有关的少数民族文化典籍。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办公室现收藏有手抄本《古兰经》、“圣训”等宗教典籍,并于1988年整理出版了维吾尔文的《先知传》、《伊米德史》等有伊斯兰教文化的古典文学。文化部门对伊斯兰教“逊尼派音乐”、“苏菲派音乐”、“说唱音乐”、“民俗歌曲”进行了整理和研究,成果颇丰。

  社会经济

  新疆伊斯兰教界人士不仅做好教职工作,而且积极投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在举办经济实体、以寺养寺、学科学、勤劳致富、扶贫济困、捐资助学等方面大显身手。喀什地区的宗教教职人员经商的有1122人,从事农牧林果业的2478人,搞运输手工业的871人。阿图什巿50%的宗教教职人员已率先脱贫致富。广大宗教界还在举办慈善事业方面各尽所能。2003年,吐鲁番宗教界为社会公益事业捐款物价值36万余元,全地区300多座主麻清真寺与284户贫困户开展“结对子”扶贫帮困活动,推动了脱贫致富的进程。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宗教界1998年至2002年的5年间,共向社会捐献财物折合人民币60多万元。2003年2月24日巴楚、伽师遭受6.8级地震灾害后,自治区各级宗教团体和宗教教职人员捐款捐物,仅乌鲁木齐巿宗教界,就捐款50余万元。

  爱国爱教

  新疆伊斯兰教界人士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的斗争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坚决拒绝宗教极端分子的挑唆和煽动,自觉地伊斯兰教爱国、中道和平等思想主张与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宣传进行斗争,主动揭发、检举、反对“三股势力”的分裂破坏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分裂主义分子十分仇恨爱国的教职人员,他们威胁、打击爱国教职人员,甚至以十分残暴的手段对爱国人士进行暗杀。

  但是爱国伊斯兰教界人士坚持协助政府,帮助那些受蒙蔽参加分裂活动的人认识自己的错误和转变自己的思想。乌鲁木齐巿伊斯兰教协会组织伊斯兰教界爱国爱教、在信教群众中有威信的大毛拉前往一监狱,对在押服刑人员进行了以“驱除内心的一切罪恶,追求和平、团结、友爱”为主题的“卧尔兹”演讲。在帮教活动中,大毛拉围绕三方面内容进行了演进:一是什么是“吉哈德”;二是穆斯林要与非穆斯林和睦相处;三是宗教信仰自由,宽以待人。400多名服刑人员听了“卧尔兹”演讲。部分人员在聆听“卧尔兹”演讲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们说:我们之所以违法犯罪、搞分裂,就是听了少数坏人的“讲经宣教”,把主张团结、和平的伊斯兰教当成了主张暴力、仇恨的宗教,思想上乱了,做了一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今天认真听了演讲,深受教育,从思想深处对“吉哈德”有了正确的认识,决心在新的一年里真诚悔过,积极改造。

  民族节庆

  新疆自治区政府将伊斯兰教的“古尔邦节”、“肉孜节”定为维吾尔族等十个少数民族的法定节日。这十个民族的公民“古尔邦节”放假三天,其他民族公民也休假一天。长期以来,“春节”、“古尔邦节”已经成为新疆各民族的共同节日。穆斯林群众在清真寺聚礼后,在公共活动场所吹响唢呐,打起手鼓,载歌载舞,欢度节日。各族群众在节日期间相互走访,祝贺节日。

  宗教习俗

  一些具有宗教色彩的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切实得到了尊重和保护。特别是对有伊斯兰教特色的饮食、割礼、婚礼、葬礼等习俗,在群众性信仰伊斯兰教民族中被完好地保持着。自治区制定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清真食品条例》,以法律手段保护有清真饮食习惯的民族的合法权益。在普遍实行火葬的城镇,这些少数民族的土葬习俗得到尊重。

  宗教自由

  新疆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和自治区人民政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根据《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其他法律规定,先后发布实施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暂行规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活动管理暂行规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教职人员管理暂行规定》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第4部专门的法规、规章。通过这些法规、规章,进一步明确了“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不得利用宗教干预国家行政、司法、教育和其他社会公共事业”等基本原则,这些法律法规使对保护伊斯兰教,保证新疆伊斯兰教的健康发展起到了保证作用。

  2005年是新疆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民族区域自治是我国一项重要的政治制度,是我国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是新疆和全国人民团结在一起,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建设更美好新疆的政治保证。在今天的新疆,穆斯林群众的宗教活动依法有序地进行,穆斯林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新疆各民族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与全国各民族人民紧密团结在一起,正在共同建设新疆美丽的大漠和绿州。我们相信新疆穆斯林的未来将更加美好。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