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钟暮鼓铁瓦寺
时间:2014-08-26 | 来源:乌鲁木齐在线 | 作者:王素芬

重建后的铁瓦寺,除了流水檐为铁制外,其它皆为砖瓦。

  在阜康老一辈人当中,始终有这样的记忆——儿时常可以听到从远处传来的钟声,浑厚悠远,伴随着清晨的阳光激荡着大地。钟声是从百里之外天池上的铁瓦寺传来的。但有一天这钟声却消失了。

  巨钟传音是否真有其事?铁瓦寺又是否安在?7月初,记者又来到那熟悉的天池,寻访那传说中的晨钟暮鼓和不为人知的人文典故。

  在天池右侧不远处,拾阶三百级,只见一座黑顶红墙的气派寺庙,依山傍水,明清建筑风格,木雕、泥塑、彩绘、神像都惟妙惟肖,出自新疆知名民间艺人之手。寺内青烟袅袅香火很盛。这座寺庙现名福寿观,去年才重建成的。

  转了两重寺院,未见铁瓦寺的旧影,倒先闻其建寺传说,13世纪成吉思汗命道教中人邱处机建寺,但因道路艰险、时间短暂,一时难以建成。据史料考证,铁瓦寺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因用青砖砌墙、铁瓦盖顶,称“铁瓦寺”。光绪年间又进行了修葺,因光绪帝赐名博格达为“福寿山”,故又称“福寿寺”。如今已更名为“福寿观”。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铁瓦寺曾化为灰烬,不久战乱平息后各方又集资重建。当地人说,重建时,上天池只有羊肠小道,建寺材料全由山羊驮运。那时,山下有个大户人家姓李,农牧兼营,家里有大羊群,铁瓦寺复建时就是用他家的羊。陶瓦上烧制时特意留了孔洞,每天早晨羊吃草时,就拿绳子往羊身上拴几块砖瓦。羊一边上山一边吃草,驮到铁瓦寺再卸下来,又逐水暮归。羊儿浩浩荡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记者想起,这与拉萨大昭寺的修建过程颇为相似,以羊驮载石料,大昭寺建成后还专为山羊塑了金身,置于寺顶最显眼处,感谢山羊的建寺功德。不知铁瓦寺旧址是否也为这些出大力的动物“搬运工”塑了身。

  原先,因为路途险峻,天池只有寺庙、道观、道士。三工河流域、天池一带有牧民居住,是近代的事。当地一位哈萨克牧民说,在他爷爷小时候,天池是由道人管理的,放牧区域由道人指定,到天池附近放牧,几十里外就要绕道,站在山头也不准在天池方便,否则是对神山圣水的大不敬,会受到严厉惩罚。

  在寺中,记者发现有一口巨钟和一面大鼓南北呼应,鸣起声音浑厚悠远。莫非这就是阜康百姓传说中的巨钟?工作人员否定了这个猜测,原来在上世纪中期,铁瓦寺又遭劫难,巨钟和铁瓦在大炼钢铁时被砸毁。可惜了那两吨重的巨钟,本是民国初年伊犁镇守使杨飞霞筹集募捐所铸,当时百里之外都可闻其音。

  铁瓦寺真正的旧址在哪里?绕到新址的最后面,隐没在一片郁郁芳草中,浅浅的残垣。没有碑匾,如不是特意找寻,险些错过了。有点失望,本想寻见几块铁瓦残片,未果。据说,这些残片在重建前颇常见,2002年,当地政府进行文物挖掘时,曾出土了兽头铁瓦当、蝴蝶纹陶瓦当、大钟残片、铁火盆、草叶纹方砖,交给文物部门保管了。

  新建的铁瓦寺已不用铁瓦当,只有屋角的流水檐为铁制。当初为何用铁瓦?想必是取固若金汤之意,留不朽之名。但造化弄人,其竟因铁的材质被觊觎,终究化为虚土。

  山中岁月,唯有晨钟暮鼓回荡在博格达脚下、天池湖畔。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