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欲打造“新疆名片”
时间:2014-08-28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王永飞 张庆华

 

6月26日,游客在新疆霍城县清水河镇解忧公主薰衣草园参观。

  8月5日,新疆伊帕尔汗香料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俗称“新三板”)正式挂牌,这个主要生产薰衣草系列产品的公司是国内首家香料产业新三板挂牌公司。

  那么,新疆伊犁河谷作为世界三大薰衣草种植基地之一,薰衣草产业发展现状如何?面临哪些困境?又将如何突围?记者进行了探访。

  薰衣草产业前景广阔

  “2014年我种植薰衣草收入18万元。”8月26日,兵团第四师65团8连职工关群爽快地说。他种植了100亩薰衣草,近两三年来每年收入都在20万元左右。靠薰衣草日渐富裕的他买了楼房和门面房,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宁静的香水植物、等待爱情、香药……”听这些富含浪漫气息的名字,就让人对薰衣草这种植物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薰衣草在世界范围内亦属独特资源,原产于地中海沿岸、欧洲各地及大洋洲列岛。目前,种植区域主要集中在法国的普罗旺斯、日本北海道的富良野以及中国的伊犁河谷。

  我国20世纪50年代开始从法国、苏联和保加利亚等国引种薰衣草,先后在北京、陕西、上海、新疆、河南等地引种,但只有伊犁河谷引种成功。

  进入21世纪,市场需求的刺激使新疆薰衣草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2003年,伊犁河谷薰衣草种植面积达到8000多亩,所产精油品质优良,被国家农业部命名为“中国薰衣草之乡”.目前,新疆伊犁河谷薰衣草种植面积达到3万亩,几乎占全疆的100%,占全国的95%以上。

  伊犁河谷现有薰衣草生产企业30余家。除伊帕尔汗、解忧公主等5家初具规模的薰衣草生产企业之外,还有20余家均为小加工厂。注册商标达27种。

  “薰衣草具有较高的应用价值,从薰衣草花穗中萃取的精油是制造名贵高档香水、香脂等日用化妆品的主要原料,还具有杀菌、止痛、镇静等功效。”新疆日化协会秘书长刘洪波说。

  根据2011年法国调香专家的考察结果,与法国普罗旺斯相比,伊犁河谷薰衣草在亩产值、亩产量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两地薰衣草香型香气非常接近,法国著名调香师无法识别,通过仪器测定主要成分并无差异。

  “综合国内外市场来看,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发展前景广阔。”刘洪波说。从国际来看,对薰衣草精油的需求量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原料价格上扬。国内市场每年对天然香料的需求量以30%的速度增长。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品市场之一,2013年薰衣草精油需求量达到766.67吨,相比2008年增长近1倍。

  瓶颈制约不容忽视

  “在薰衣草种植上,经过40多年,由于没有更新换代,伊犁河谷薰衣草品种自上世纪90年代后出现品种退化,表现在单产量下降、品质降低、抗病能力减弱。”刘洪波说。

  混种现象普遍也是薰衣草种植上一大问题。“伊犁地区95%以上的薰衣草种植面积存在同一块种植基地有三个品种混种现象,直接导致薰衣草精油原料的混杂,而香料行业对香气的最基本要求是纯正,所以伊犁地区没有高质量的薰衣草精油和花穗产品。”刘洪波说。

  据介绍,伊犁河谷薰衣草还存在加工技术、工艺、设备落后等问题。在伊犁,薰衣草粗油的提炼几十年来普遍采用简单的水蒸气蒸馏技术。由于缺乏粗油精馏和整理调配技术与设备,蒸馏过程中油水分离工序是人工操作处理的,存在油水分离不净的现象。“提油车间通常有车辆进进出出,周围是农田和公路,灰尘和泥土容易进入蒸馏体系,粗油也经常出现固体悬浮物或固体杂质等,很难提高和调整薰衣草油香气的化学成分,难以达到国际要求和接近国际标准中法国薰衣草油的标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经信委产业处处长霍和平说。

  据了解,伊犁河谷薰衣草精油产业规模小,龙头企业少。目前,新疆薰衣草生产企业规模以上的仅有2家,行业企业总体上分为四个层次:投资额、产值在数千万元的公司属于第一层次;投资额在数百万元、产值上升至上千万元的成长性企业属于第二层次;投资几十万元左右的小型民营公司属第三层次;靠手工作坊加工熏衣干草、粗制精油的一些农户属于第四层次。

  “品牌建设不足,企业产品同质化严重也是制约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发展的瓶颈。”刘洪波说。伊犁河谷有30多个薰衣草产品品牌,却没有一个真正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众多薰衣草企业开发生产的产品85%以上雷同。没有形成优势互补,产业集群发展的良性模式。

  目前取得合法生产许可证的薰衣草企业不足20%,因准入门槛低,缺乏行业专业合作社团组织,经营者自律不够,职能部门对作坊式生产者监管困难,造成市场上产品质量良莠不齐、价格混乱。

  “技术服务体系配套严重缺位也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刘洪波说。目前,品种鉴定体系、种植规范技术体系、优良品种培育等技术服务配套建设严重不足。“技术含量不高是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处于低级状态的重要原因。”刘洪波说。

  刘洪波还遗憾地表示,法国的普罗旺斯、日本的北海道都有以薰衣草旅游观光闻名世界的著名景区。但伊犁河谷作为中国薰衣草之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块真正可以用于旅游观光的大景观。

  产业整合打造新疆名片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已经成了伊犁地区的民生产业、朝阳产业、独具亮点的特色轻工产业。谈起这个行业的发展和未来,刘洪波建议,要坚持高位推动,从政府层面加大政策、资金、财税、项目的扶持力度,并做好该产业的整体规划,这是促进产业升级的根本动力。

  产业整合是关键。“薰衣草产业需从种植、加工、市场拓展等环节上进行产业垂直整合,使产业分工走向精细化。”霍和平说,“我们的思路是培养1家到2家企业,通过市场准入标准退出一部分小作坊,再由两家企业对剩下的企业进行联合。”

  “在资源、政策、管理、资金等要素中,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发展中兵地之间各有优势,存在融合发展做大产业的有利条件。按照市场主导,政府推动,整体规划,兵地融合,集群发展的思路推进,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将有望做到世界第一,并成为伊犁乃至新疆一张引人瞩目的名片。”刘洪波说。

  刘洪波认为,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做大做强还要建立薰衣草规范化种植技术中心和薰衣草终端产品工程技术检验中心。前者的主要功能是提高薰衣草产量和质量,该中心充分体现生态农业的技术要求,即对薰衣草的栽植、养护、收获这三个过程的服务。后者的主要功能是对薰衣草精油质量的监测和控制。

  “我们还要做好一个品牌,建设连片的薰衣草农场,把‘中国薰衣草之乡’这个品牌真正做实做强。”刘洪波说,“我们要以薰衣草为主题,加强旅游、加工、服务、流通等多业联动,做好产学研,延长产业链,高标准打造和提升伊犁河谷薰衣草产业。”

  “我们还需要成立一个薰衣草专业协会,充分发挥民间社团组织的桥梁和纽带作用。”霍和平说。按照“一村一品,一乡一业”的思路,鼓励种植户成立薰衣草专业合作社等互助组织,对生产企业进行甄别,有选择地吸纳遵纪守法、信誉良好、依法经营的企业入会,形成企业+农户的产业发展模式。

  对于企业自身来说,“薰衣草企业及农户要高度重视自身信誉,踏踏实实做,不可为眼前利益在原料中掺假。去年,新疆一家薰衣草企业在出口法国的薰衣草产品中掺假,而遭到法国对该企业产品的封杀,可谓教训深刻。”新疆天然芳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任珂说。

  另外,任珂建议,伊犁河谷薰衣草企业大多商业模式不清晰,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品牌建设以及研究市场和产业模式上。要放眼世界,走国际化路线,认真细致研究市场,对自己的产品进行精准定位。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