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地瓦尔斯拼命学习养殖技术
时间:2020-01-23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谢慧变 李 行
  2019年12月17日,记者来到洛浦县杭桂乡阿布地瓦尔斯家的养鸡场,推开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阿布地瓦尔斯挥着胳膊试图把静卧的小鸡都赶起来,似乎想让它们展示一下自己。

  室内烧着炉子,温度计显示30.9℃。离地1米高的架子上密密麻麻一大片黄,小鸡们似乎在熟睡。“再过几天就得分开到旁边房间,不然太挤。”阿布地瓦尔斯说,过一段时间卖了鸡,他就去申请退出贫困户。

  真希望当时早一点清醒

  采访当天,记者在阿布地瓦尔斯家里没见到其他人。“爸爸去接放学的孩子,妈妈在村里的幼儿园做饭,妻子在附近超市上班,妹妹是邻村的扶贫专干……”阿布地瓦尔斯说,现在家里除了爸爸外,大家都在忙工作。爸爸想出去工作,但因为身体条件不允许,在家里帮忙照看孩子。

  “如果我早一点清醒,家里或许早就脱贫了。”阿布地瓦尔斯说,“以前信了‘那些人’的话,日子过一天算一天,从没想过要改变什么。更夸张的是,结婚后,妻子阿曼妮萨在乡里的地毯厂找了份工作,我硬是不让她去上班,认为‘花女人挣的钱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我还不让妻子化妆,要求她必须穿戴蒙面罩袍。”

  说起过去的事,阿布地瓦尔斯悔恨万分。2013年,他跟着邻居参加非法宗教活动,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一度认为“政府给的东西都‘不清真’,都不能用”,他扔掉了初中毕业证,烧掉了身份证,结婚时拒绝领结婚证。阿布地瓦尔斯说:“当时我的思想非常极端,根本没有心思干活,家里没有了收入来源,日子一天比一天穷。”

  看着儿子日渐消沉,父亲着急了,找来“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的干部,大家一起劝说,2018年,阿布地瓦尔斯到洛浦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参加学习。

  一心想着把日子过好

  在教培中心,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和职业技能等,阿布地瓦尔斯逐渐认识到,自己受到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毒害。

  阿布地瓦尔斯说,宗教极端主义打着宗教的幌子,不让我们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现代科学知识,其本质不就是阻止我们发展吗?

  去除宗教极端思想后,除了鼓励妻子和母亲外出就业,阿布地瓦尔斯开始想着怎样把家里的日子过好。看到有的村民养鸡收入还不错,阿布地瓦尔斯想,如今家里盖了新房子,老房子可以用来发展养殖。

  阿布地瓦尔斯开始抓紧时间拼命学习。2019年从教培中心结业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阿布地瓦尔斯家200平方米的养鸡场顺利建成。消完毒后,他买了4000只鸡苗。最近一段时间,阿布地瓦尔斯格外忙,除了管好养鸡场外,他还要去县里的养鸭场学习养殖技术。“我在教培中心学了大量养殖的理论知识,现在得学习实践,实地看看究竟怎么养。”阿布地瓦尔斯说。

  “为何不去养鸡场学习呢?”记者有些好奇,“养鸭场有从内地聘请来的养殖专家,养鸭和养鸡相似度比较高。”阿布地瓦尔斯神秘地告诉记者,养鸭场的专家一个月工资好几万元呢。

  打算建一个现代化养鸡场

  阿布地瓦尔斯家的养鸡场里有一张床,上面放着铺盖。“晚上得跟它们住一起,现在鸡太小了,万一温度不合适,小鸡都会生病。”他说,现在是关键时期。

  每天晚上,阿布地瓦尔斯都起来好几次,查看温度,调节炉子里的火势。虽辛苦,但他乐此不疲,因为这些小鸡,承载着他增收脱贫的希望。

  刚开始养鸡,阿布地瓦尔斯也有些顾虑,害怕养不好。现在,他信心满满,“每天我都会问养殖专家温度怎么控制,给多少水,吃什么饲料。”阿布地瓦尔斯说,“有专家在,没啥后顾之忧。”

  “养鸭场里都是现代化设备,全程自动化,温度、水、饲料都是远程控制。”说起这些,阿布地瓦尔斯有些兴奋,“现在资金有限,我准备先干一段时间,攒了钱也用自动化设备,这样晚上就不用太操心了。”原来不学技术,也不相信技术,现在看着养鸭场里数万只鸭子从鸭蛋、鸭苗再长成成鸭,阿布地瓦尔斯意识到科学技术的重要性。

  “以后我想建洛浦县最大的养鸡场,当个大老板。”阿布地瓦尔斯说。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阿布地瓦尔斯报名参加了和田市广播电视大学成人自考,每天抽出时间学习。在他看来,老板的学历不能太低。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